扩张企业-2019年九州通的营收和净利润均保持了较快增长-健康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红病后首晒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財報數據可以看出,九州通的資金鏈較為緊張。截至2019三季度末,九州通總負債472.7億元,資產負債率高達69.83%;經營活動的現金流為-27.11億元。其負債以流動負債為主,高達441.88億元,其中短期借款125.95億元,而賬面貨幣資金僅93.74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此前九州通的經營模式以市場分銷為主,其主要客戶是下游分銷商、藥店、民營醫院和診所等市場化客戶。而自2016年起,九州通加快了對二級及以上醫療機構的布局。但由於他們的結算周期較長,導致九州通應收賬款金額不斷攀升,應收賬款周轉率不斷下滑,對公司造成拖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賬戶上有127億元為何還要做高額融資?為何出現「存貸雙高」現象?2019年以來,圍繞民營醫藥流通龍頭企業九州通(600998,股吧)(600998.SH)的質疑聲源源不斷,而九州通對於資金的渴求也同樣不曾停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行業特性決定了醫藥流通企業對資金有着巨大的需求,行業內上市公司普遍負債率較高,上海醫藥(601607,股吧)、華潤醫藥、國葯控股的負債率都在64%以上。而融資能力、融資成本正是作為民營企業的九州通的短板。從2019年的債券發行情況來看,九州通發行的短期債券利率顯著高於華潤醫藥、國葯控股、上海醫藥等國資背景的對手。而且債券發行難度較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悉,目前我國醫藥流通領域的四大龍頭企業分別是中國醫藥(600056,股吧)、華潤醫藥、上海醫藥與九州通,九州通的營收規模已連續多年位居行業第4位。2017年三家同行的營業收入均超過千億元,而九州通至今未達到千億的門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退兩難為了獲得規模的擴張速度,九州通承受了過重的資金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繼續擴張規模則面臨資金壓力和債務問題,而放緩腳步則會在行業洗牌中落了下風,九州通正陷入到進退兩難的局面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存在「存貸雙高」的問題,九州通飽受質疑,部分媒體甚至指出其或將成為下一個康美葯業(600518.SH)。2019年5月17日,九州通遭上交所問詢,首個問題就直指其存貸雙高的合理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金鏈承壓主要源於九州通近幾年的大幅擴張。這兩年,九州通在不少場合喊出了2019年營收超千億的目標,並加快了在藥店批發和醫院終端的布局,尤其是二級及以上的中高端醫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金鏈緊張的背後,是九州通近幾年的大舉擴張。2017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,九州通方面透露了年增長20%,2019年實現千億營收的目標。為此,九州通積極開拓新的渠道,尤其是醫院為主的醫療機構,因此帶來應收賬款的激增和周轉率的下滑。同時其利潤也受到不斷增長的利息支出的侵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英才雜誌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額的融資以及較高的利率也造成九州通的利息支出居高不下,從而對利潤形成了不小的侵蝕。數據顯示,2018年、2019年前三季度,九州通的利息費用分別為8.89、9.38億元,分別占同期凈利潤的64.4%、86.3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貨幣資金充裕的情況下,公司進行高額融資並導致財務費用高企的原因何在?九州通對此解釋稱,年末資金餘額較高系年底催款,資金迴流。但次年一季度資金隨即要用於購買商品,大規模流出。這是醫藥流通行業的特點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激進擴張產品完成了銷售卻回不了款,只能發債借款補充流動資金,徒增利息支出,對企業造成負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短期來看,債務重組有望緩解九州通的債務壓力,幫助其輕裝上陣;長期來看,如何降低融資成本、提升融資能力,增強其在供應鏈中的話語權,仍然是九州通待解的難題,或許也是其能否在競爭中勝出的關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相比競爭對手上海醫藥、華潤醫藥,九州通並沒有特別突出的令人驚喜的業績表現。而為了獲得規模的擴張速度,九州通承受了過重的資金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州通因此陷入到進退兩難的境地當中。向前一步,過高的負債率以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2019年以來,九州通更是先後使用可轉債、永續債、優先股、ABS等融資手段籌措資金來緩解流動性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九州通在供應鏈當中的地位下降的表現。產品完成了銷售卻回不了款,只能發債借款補充流動資金,徒增利息支出,對企業造成負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頂着資金鏈壓力進行的擴張也並不被資本市場所看好,九州通的股價自2017年的高點下跌逾35%。2017年九州通進行了36億的定向增發,大股東楚昌投資認購了20億元,這部分股份如今也被深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緩解資金鏈壓力,2018年10月份,九州通控股股東楚昌投資引入了四大AMC之一的信達資產收購其債權。2019年10月,這部分債權已經成功轉為股權。目前信達資產持有其5.33%的股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九州通的營收和凈利潤均保持了較快增長,千億營收的目標近在咫尺。但資本市場對此並不買賬,其股價自2017年的高點下跌逾35%,2017末年參与定增的機構和大股東都被深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激進的擴張帶來了較為可觀的增長速度。財報數據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九州通的營收和凈利潤分別增長了15.11%和32.05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數據顯示,九州通的應收賬款金額從2016年末的90.76億元增長至2019年三季度末的261.4億元,增幅超過180%。應收賬款周轉率則從2016年開始逐年下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全年,九州通累計發行短期融資29億元,可交換債券約10億元。控股股東楚昌投資及一致行動人將一半以上的股權進行了質押。而九州通已進入「借新還舊」的階段,2019年8月20億元優先股再融資中10億用來償還負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金鏈承壓融資能力、融資成本正是作為民營企業的九州通的短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資料顯示,2019年九州通有9個項目在建,包括位於北京、湖南、貴州的3個醫藥物流中心、電子商務平台、醫藥產業園等,其中醫院營銷網絡建設項目單個項目就耗資2.8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之所以如此高速狂奔,與「兩票制」和營改增政策之下的行業洗牌不無關係。不少業內人士都指出,兩票制的推進將會加速醫療流通行業的併購整合,行業集中度將會提升。政策變動使得眾多中小型藥品流通中間商被淘汰出局,醫藥流通行業競爭日趨加劇,九州通選擇提速以鞏固自身的龍頭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融資方面的短板束縛着其擴張的速度;向後一步,行業的兼并整合集中度提升將會削弱其市場份額和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肺炎疫情实时动态